欢迎来到政讯通·环保资讯发布中心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关注 >

从科学传播角度看英国“佛系抗疫”

时间:2020-03-23 来源:科普时报  作者:   点击:
  3月12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英国已经进入疫情的第二阶段“延缓”(DELAY),将以“群体免疫”的方法对抗疫情发展。随后,英国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爵士也为政府的抗疫政策进行辩护,他指出英国“群体免疫”的方法是为了减缓疫情发展的速度,并使人群的免疫力得到增强。
 
  这个政策出台后,国内的自媒体也旗帜鲜明的分成了两派,一派以科学家饶毅为代表,他们认为这种所谓的“群体免疫”方法就是谎言,没有疫苗的“群体免疫”只会出现达尔文所说的“适者生存”,这只会带来更大的灾难;另一派以《三联生活周刊》的文章《“群体免疫”之前世今生》为代表,他们支持英国政府和科学顾问的政策,指出这是目前最适应英国国情的方法,这才是最高级的人道主义。
 
  那么,到底该如何理解英国的抗疫政策呢?我觉得,应该回归科学传播最核心的理念去分析这个问题。
 
  英国应该是对科学传播研究最早和最深入的国家,英国科学社会学家J.D.贝尔纳早在上个世纪30年代就在《科学的社会功能》一书中提出了科学传播(scientific communication)的理念,他认为科学传播研究的问题“不仅包括科学家之间交流的问题,而且包括向公众交流的问题”。1985年,英国皇家学会还出台了《公众理解科学》,强调了科学传播的重要性以及如何进行科学传播。
 
  现代科学传播理念最重要的一点是将交流(communication)引入了科学,这也是与传统科普观所不同的。传统科普观认为科学普及是单向的,是科学共同体单向将科学知识向公众进行传播,即由掌握科学知识的人群向没有掌握科学知识的人群进行传播,同时隐含的前提是科学必然是好的。这也是我们在过去很长时间所看到的,只有科学家和科普作家向我们介绍科学知识。
 
  但时至今日,这种科普的方式发生了改变。科学素养的提升、新兴自媒体的出现也让公众有了参与科学传播的可能。所以,我们目前更迫切需要将交流(communication)引入科学,发挥政府、科学共同体、媒体、公众、非政府组织等多方力量共同参与,让公众理解科学,让公众参与到科学传播。由此也相应产生了科学传播的三个应用模型:缺失模型(deficit model)、民主模型(democracy model)、内省模型(reflexivity model)。
 
  英国科学家约翰·杜兰特最早提出了科学传播的“缺失模型”。“缺失模型”的主要理念是“公众缺少科学知识,因而需要提高他们对于科学知识的理解”。相对于传统科普观而言,“缺失模型”不仅仅考虑向公众传播科学知识,更希望通过这种科学传播让公众去理解科学,同时也做出支持科学的决定。而英国目前的“群体免疫”策略应该就是应用了这种模型去做的一种政治决策。首先让大家了解目前为什么要做“群体免疫”,看到政府资源和能力的局限性,同时尽可能地争取媒体和民众去支持这项政策。目前看到的消息是,英国在实行这项政策后社会还比较平稳,虽然民众有不同意见,但也没有造成太大问题。
 
  然而,是不是这样做就可以了呢?英国学者布赖恩·温也对“缺失模型”提出过不同意见,即提出了“内省模型”。他认为科学共同体也会在一系列不利于政府的问题上对公众隐瞒一些事实(共谋理论),或者科学不同体不承认科学理论的局限性(自大理论),所以必须要将内省引入科学,让公众和科学共同体加强互动交流,从而理解科学。
 
  从目前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英国政府的内省明显不足,并且对“群体免疫”理论研究并不全面。一封来自198位数学和科学领域的学者公开信也对所谓“群体免疫”提出质疑,称“在当下这个关口寻求‘群体免疫’似乎不是一个可行的选择,这将使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受到更大压力,且使更多人冒不必要的风险。”另一封由164名英国行为科学家联署的公开信提出了对“行为疲劳”这一概念的担忧。信中指出,“行为疲劳”是英国当下应对新冠疫情政策的基石,但其背后的证据值得怀疑。
 
  其实,关于“群体免疫”的理论应用于目前大流行病的防疫是否有效,只是理论探讨过,并没有经过科学实验去验证,也没有被历史所检验过。被实验和历史检验过的所谓“群体免疫”的方法,是指应用疫苗产生群体免疫。一种没有实践过的科学方法直接应用于防控疫情,存在很多的科学伦理问题,更何况这种方法背后还有可能会造成至少10万人死亡的可能(10万人的数据是根据60%的英国人可能感染推测而出)。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主编查德·霍顿也对此提出了质疑,他批评英国这一防疫政策是在用民众玩一场“轮盘赌”。
 
  而回过来再看看国内的反映,我觉得某些媒体过于相信英国政府的解释了,而且这种解释并没有得到科学共同体的共识,仅仅是一家之言。英国真要这么做的话或许有可能会造成成千上万的生命丧生,我觉得这并不是人道主义,而是对生命的不负责任。
 
  回到最后一个民主模型的概念,民主模型意味着公众与科学共同体处于平等地位,公众应积极参与到科学决策讨论中,公众有权知道科学所带来的有利和不利的一面,也有权去监督和约束政府与科学家的研究。如果从这个模型出发,就更不难理解为什么英国议会网站会出现10万人抗议这项政策。
 
  相信在面对质疑下,英国政府会勇敢检视自己政策,适时去调整政策。目前有报道,英国卫生大臣马修·汉考克也表示,“群体免疫并非我们的目标或政策,它只是一个科学概念。我们的目标是保护生命,打败这一病毒。”按照他所说的,相信再过一段时间,英国的抗疫政策应该会回归保护生命积极应对不再佛系。
 
  (作者系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江苏省科普作协科幻专委会主任)
 

热点动态

政讯通•环保舆情监测中心 政讯通•环保法制宣传中心 政讯通•环保资讯发布中心 政讯通•环境保护事业发展中心